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这个怎幺样?」我指着电脑屏幕问道
「我怎幺知道。」小云靠在我身边说。
「还是得挑选有图片有介绍的,用的时候就不能退货了。」我坏笑着说道。
小云小粉拳捶了我一下说道「讨厌,加上QQ问问,满意了吧?」
「我的好老婆,不过得多问几个,货比三家幺…」
「那当然。」小云说着手敲打键盘添加起好友。
「谢谢,老婆给我準备的生日礼物…」我说着在小云的麵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小云也不示弱,一手打着字另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内裤裏麵。

周六我和小云驱车赶往小云的老家,小云坐在我旁边心情不大好确定,她刚刚和老丈人通过电话,算是吵了一架,不过他老人家一向是一家之主的角色,这让小云的抗辩变得更像是无力的埋怨。
「爸,怎幺说…」
「留着也没用,早就商量好了下星期就把房交了…」
「老爷子是有点做的太急了…」我说着,伸手过去攥住小云的手。
下了高速小云给指着路,开到了小云家的旧小区,看这个房子恐怕是六七十年代的建筑了,四周高大的树木也证明了这个家属小区有几十年的曆史了,车开到楼底下,一个穿着衬衫的胸口挂着一个塑料牌子的男人正站在那裏,这应该就刚才通过电话那个中介公司的人。
「其实也没什幺看的了,家具一类的老爷子已经让我们处理掉了…」中介男一边说着一边上楼,我感觉在我旁边的小云搂我的胳膊更紧了一些。
窄小的楼梯,斑驳脱落的墙皮,贴在墙上的小广告,完全是一副老楼的景像,中介男弯腰打开二楼左麵的门走了进去,我和小云紧随其后鱼贯而入。
正如他所说进入房内眼前一片空旷除了地上的积土什幺都没有了,中介男说道「就是这样了…那个我还得去带人看个房,如果…」
「你忙你的去吧…」我们说话的时候小云已经自顾自的走进客厅去了。
「那你们走的时候锁上门就好了。」他说着对我笑了笑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你闻…这屋的还有以前的味道。」我走到小云身边,小云挽住我的胳膊说道,我能闻到淡淡的香味但是当然想不起来原先是不是有这种味道,只得敷衍的答应了一下。
小云指尖摸着墙壁一手拉着我,在客厅转了一圈,然后厨房厕所,父母的卧室,客房杂物间,不时的歎口气或者笑一笑,最后停在了她自己粉色的房间裏,站在正中间环视着四周,身体紧紧的靠在我身上。
「怎幺了?」我看见小云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问道
  「我突然觉得有老公在我旁边好幸福。」
「是幺?」我笑着问道。
「这是父母经营过的家,而我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家,而且还有爱我和我一起经营的老公,我感到很欣慰。」
我搂住小云擡起她的脸蛋,深深的吻她,然后说道「那就让咱们一起经营一辈子。」
小云靠在我怀裏,回吻了我笑着说道「真会骗女孩开心,从实招待你骗过多少?」
「哪有啊,就几十个吧。」我笑着答道。
「切…我才不信,有我在你还会想其他女人?」
小云笑着说道,晃动着腰肢,扭动着屁股,风情万种的从我身边走到墙角,慢慢的撩起裙角又马上放下,转头对我风骚的一笑。

小云仿佛磁铁一般把我吸引过去,这时她仿佛发现了什幺一样,突然在墙角蹲下身去。
我身子靠在了小云身上,裤裆裏麵正在变硬的肉棍正顶在小云背上,才发现原来小云看到的是在墙上的刻痕,问道「什幺东西?」
「我都忘记了…」小云说道,看着墙上的痕迹,显然这裏以前摆着一个架子什幺的,我俯下身仔细辨别了一下,原来是一个爱心,爱心裏麵刻着云+峰。
「老婆的秘密情史啊…」我说着,感觉更加激动了一些。
小云脸一红说道「哪有秘密,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
确实小云跟我讲过这段曆史,这个峰叫做李国峰,是小云邻居家一对兄弟的哥哥比她大七岁,小云一直暗恋这个隔壁的大哥哥,她高中毕业的时候他已经结婚了,不过最终还是修成了正果,大一她刚被李维庸那个骗了她处女的学长甩了的暑假,回家发生了两次一夜情,一次是和高中跟她表白过的男生,另一个就是她国峰哥哥。
想起这一切让我一下子阴茎彻底硬了,如果那个暑假国峰哥要求小云给他当小三,小云绝对会答应,估计我就没有机会遇到小云了,而且他的器具非常的大,有一年在小云家过年,老爷子请了隔壁一起去泡温泉,这是我第一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这幺大的鸡巴,两兄弟每人身下都垂着一个像小蛇的家伙,没勃起状态比我勃起还大,每每想到小云曾经用过这样的家伙就会让我兴奋不已。
「云儿…」我在她耳边满是慾望的轻声说道,双手掀起小云的裙子,拽下小云的内裤,就把硬肉棒塞了进去。
「明扬…嗯…」我就这幺直接插进去了,小云扭动了下身体,不过最终只是换了个姿势,双手撑在墙上。
我幻想着小云和国峰鱼水交融的性爱,那条巨根如何让小云痛并快乐着,随着我的快速的抽插小云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在我身下低声的娇喘,我看着小云手指缝裏露出的那个云爱峰的爱心,突然觉得我不光是在和老婆做爱而且还在抢夺别人的爱人,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估计所有那些上过小云的人都会觉得上了我的老婆而有同样的优越感吧。
「好老婆…给我讲讲你和国峰哥做的感觉。」我喘着粗气兴奋的问道。
「好大…」小云也因为回答这种羞耻的问题而动了情,使劲抓着我的大腿晃动。
「告诉老公他的有多大?」我说着使劲一顶让小云发出了一声低声的尖叫。
「太黑没看见,不过开始撑得好疼,顶到底我还没感觉到他碰到我的身体…比老公大得多。」小云说着停顿了一下,转头看看我补充道。
小云的刺激显然达到了效果,我不受控製的疯狂抽插,小云兴奋的说道「老公,骂我。」
「你这只喜欢大鸡巴的骚货…」我本来还想说点别的,不过剧烈的快感仿佛淤积在龟头一样,小云对我突然胀大的阴茎肯定也有所感觉,阴道一下一下的加紧,火山爆发势不可挡,我用胳膊锁住小云的腰,快速抖动了两下爽快的在她体内不断的喷射。
「真是的,这幺多一会又得漏出来…」小云拔出我的鸡巴,一手捂住自己的小穴,低头把我的阴茎含在嘴裏清理了一番,站起身把内裤脱下来扔给我,自己往屋子外麵跑去。
我笑着闻了闻小云内裤,提起裤子把内裤装进自己的口袋,也走出屋子正看到小云在厨房一条腿翘在洗手池上洗着阴部。
「好景色啊,要是爸妈知道你在他们厨房干这个…」我笑着说道。
「讨厌…」小云甩了我一脸夹在着我精液的水。
「我还没谢谢老婆的表现呢…刚才太兴奋了。」我说着,把小云按在墙上,嘴贴在小云的嘴上,手在小云的阴部摩擦。
「嗯…」
「我知道刚才太快了…」我的两根手指插进了小云满是我精液的阴道说道「好女孩。」
「云儿不是好女孩,而是骚人妻…」小云抿着嘴唇享受着我的手指的摩擦尖声的说道。
「是不是和老公以外男人做爱很兴奋…」我接着小云说道。
「是…」小云在我耳边绵长的回答道。
「是不是和老公做爱的时候还会幻想其他男人…」我又插进去一跟手指,把指尖略弯了一些问道。
「是…」小云尖叫着回答完,身体瘫软一般靠在了我的身上,阴道裏的淫水顺着我的胳膊撒到了地上。
我甩了下满是白浆的手,低下头像小云刚才那样用嘴帮她清理着下身,小云摸着我的头髮说道「谢谢,老公。」
「等晚上再战一场,到时候再谢谢老公吧,只是可惜不能在这裏只能回家了」我笑着说道。
「我就怕老公到时候受不了…」小云鬼灵的笑着。
小云擦干了下麵,小鸟依人的靠在我胳膊上,我俩嬉笑着走出房门,正要下楼,楼下走上来一个男人。
瘦高的体型,白白净净,带着角质眼睛,看起来像三十多的样子,穿着一件蓝条的衬衣,手裏提着一个老式的公文包。
「国峰哥。」我叫道。
「哎?明扬?小妹?」国峰哥浑厚的声音满是惊讶。
「哥…」小云亲切的叫道,像小孩似的跑过去沖到怀裏抱住他,裙角被带起的风一吹,小云没穿内裤的屁股就露了出来。
国峰哥有些不好意思了,尴尬的笑了笑问我道「你们怎幺有空回来了?」
「哦,这不是岳丈他老人家打算卖房,我们趁着最后机会来看一眼,结果家具还是已经清空了…」
「我也听说了,叔叔阿姨,走的还真坚决,你们这是要回去?」
「本来想在这裏住一晚上,但是家裏已经空了…所以就準备回去了。」
「来都来了,你也不来看看哥…」国峰哥逗小孩一样摸了摸小云的头说道「走,明天再走,今晚留下吃饭。」
国峰哥身高将近一米九,虽然很瘦不过胳膊搂在我的肩膀上还是很有劲的,我俩被他都拉了回来。
小云看看我,我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云补充道「麻烦了…」
「你小时候麻烦惹那幺多,现在怕多这幺点幺…」国峰哥笑着说道,拿出钥匙打开旁边的门。

二层就住着两户,右麵和中间的两套都是国峰哥家的,国峰哥毕业就在大学教书,所以一直就没有搬家。
本来想着晚上会比较热闹,但是最终只是我们俩和雅婷姐一起吃的饭,国峰哥周六晚上有节课,国华哥有事也没回来吃饭,国峰哥的儿子现正读初三住校三星期才回来一次。
雅婷姐晚上兴致很高,拿出自家酿的米酒,同我和小云一起在家唱卡拉OK,也不知道唱到几点,米酒的威力渐渐显露出来,才喝了两小杯我就有点感觉了。
我靠在沙发上等着酒劲过去,毕竟我也没喝多少,看着小云拿着麦克风和雅婷姐合唱,小云身体不时的一动就带起了她的小裙子,露出毫无遮盖的下体,真可惜国峰哥没有看到这个景色。
雅婷姐更是连唱带表演,诱惑着扭动着腰肢,宽鬆的小吊带随着她的舞动飘来蕩去仿佛是想揭露其中的秘密一般,短短的热裤紧紧包裹着她的丰臀在,边缘紧绷在肉感的大腿上,让人自然的就想到肉慾,雅婷姐唱完一首把麦克风交给小云,也靠在沙发上,问我道「还喝不喝?」
「不喝了,有点多了…」我推辞着,雅婷姐笑了笑,一只手扶着沙发的靠背,身体撑起来,身体越过我拿旁边的东西,这个动作让她身体正好挡在我正前麵,吊带衫垂下来敞开一个大缝,雅婷姐从乳房到小腹全部落入我的眼中。
我不好意思的对她笑了笑,她笑着自己斟了一杯喝掉说道「晚上上厕所别走错了,从客房出来右手那裏是厕所,客房前麵那间是书房,国峰一般都在那裏看书什幺的一般就在那裏睡,裏麵左手是卧室,右麵是小宝原先的房间,再往裏麵走就是国华那麵。」
雅婷姐刚才让我看见了她的身体,而后又告诉我她睡哪裏而且还说国峰哥晚上不和她同床,这明摆了就是要勾引我啊,我是不是应该把握住这次机会,国峰哥以前上过小云,这次我正好上了他老婆,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楼道裏传来上楼的声音,雅婷姐手放在我的大腿上略微的往内侧一偏,正好轻轻碰到我的睪丸,然后伸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我好像也有点喝多了,妹子你们玩吧姐去睡了。」
「姐去睡吧…我们正好也累了。」小云说着关掉了电视。
雅婷姐刚走进卧室,就听到有开门声从楼道传来,声音逐渐从裏间屋子传来,一个人走了过来,看见我们楞了一下,说道「小云?明扬?」
一个身材瘦高,皮肤白净,但是不戴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冷眼一个看就是国峰,但是还是有些不同。
「国华哥…」小云笑着叫道。
「你们怎幺来了?」国华笑道,走过来非常自然的抱了抱小云,一只手正放在小云的屁股上,不过还没等小云有什幺反应就赶紧放开了。
我也想起身,不过刚才那点酒的作用还是没完全过去,身体控製有些不协调,站起来晃了一下又坐在了沙发上。
「怎幺了,明扬?」国华问道。
「嫂子刚才给我们喝米酒呢…明扬以前没喝过。」
国华看着我仿佛是有深意的一笑,说道「自家酿的米酒还是有点劲的。」说着话大门开了国峰走了进来「抱歉抱歉,晚上有节课…」
「您忙您的,刚才嫂子还和我们唱歌来着…」我站起来说道。
「大哥,嫂子可把明扬灌的不轻。」国华笑着说道。
「睡一觉就好了…」国峰也笑着说道。
「是啊,我已经晕头转向了,估计倒头就能睡着。」我说道。
「早点休息吧,明天再聊,我正好也得判判学生的作业。」
互道了晚安,小云和我进了客房,小云拉上窗帘,关掉灯屋子裏完全是漆黑一片。
躺在床上我脑子有点混乱,雅婷姐的乳房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回忆着雅婷姐的身材,情不自禁的开始幻想她的裸体,身材有些消瘦,屁股却很丰满,肉感的大腿在我麵前张开的时候会是怎幺的一副淫蕩景像?小腹会不会有疤痕?一位人妻人母会表现的如何放蕩呢?我在黑暗中正心猿意马,小云的手摸索到我身上,我浑身一激灵,真仿佛是被捉奸一样,小云在我耳边悄悄的说道「你说晚上要满足我的…」
小云抓住我的手放在她身上,从胸口一直到大腿,不知道什幺时候她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我脑中雅婷的影子还没有消失,顺口问道「你了解雅婷姐幺?」
「为什幺问这个?」小云回问道,这让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突兀尤其是这种时候。
「突然想到的…」
  小云顿了顿说道「雅婷姐也住在这小区裏,她一直和国峰哥同学,大学毕业就和他结婚了。」
「哦…」原来他们曆史这幺长,如果我上了她,没準我是她第二个男人也说不定,不知道被国峰哥那样的家伙用了十几年而且生过孩子的阴道会是什幺感觉,对雅婷姐的幻想让我的鸡巴渐渐的硬了起来,小云的小手摸索着握住了它。
估计是黑暗的环境减弱自己的意识,老婆在自己身边我竟然想着别的女人,我应该告诉小云刚才的事,没準小云会让我去做,我猛的捏了自己大腿一下,心中暗自骂道少他妈给自己想出轨找心裏安慰了。
「老公不太硬啊…」小云轻轻的套弄着我的阴茎小声的说道。
「什幺都看不见啊…」我努力的把雅婷姐赶出我的脑海中。
「看来得用点别的技巧了」小云在我耳边吹着气俏皮的说道「和哥那次就是在这间屋裏这张床上,应该说是这张床边。」
小云一句话就把我从雅婷姐的幻想中拉了回来,我忙问道「为什幺是床边?」
「要不单子就湿了…」小云嘤嘤的回答让我鸡巴瞬间暴涨起来。
我把手也伸向了小云的下体说道「现在就不怕把单子弄湿了幺?小骚货。」
「就怕老公有没有哥厉害…」小云说着加快了套弄我阴茎的速度,小穴也明显更加湿润了,手指进出的时候也有了声音。
「你能受得了他的大鸡巴?」我兴奋的问道,又插进小云身体一根手指。
「像老公一样,哥先用手给我弄了很久,然后才很温柔的插入,不过还是有些不舒服。」
「然后呢,小骚货?」我问道,另一只手也伸过去摩擦着她的阴蒂。
「我就跪在床边,哥在后麵一直抽插,做了好久,隔一会我就来一次,我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小云就在我耳边低语道,一只手套弄着我我勃起的阴茎,另一只手揉搓着我的睪丸。
屋子的门把手突然传来摩擦声,我和小云都听见了马上停下了动作,轻轻的哢嗒一声门锁被打开了,门缓缓的被推开了一条缝,走廊也没有开灯,微光在门口照出了一个黑影,黑影脑袋将近顶到门框,国峰哥又来了!一股强烈的兴奋感顶到脑门,这大大的出乎了我的预料,我真没想到国峰哥会这幺大胆,我在的情况下也敢来,没準他觉得我喝醉了,不管怎样黑影已经进入屋内,反身又轻轻的转动门把手把门悄声的关上,屋内又恢複了一片黑暗。
小云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子靠在我身边,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用手轻轻拍拍小云的手。
那个黑影在黑暗中完全失去了形状,我也不确定他在什幺位置了,突然我感觉腿上被非常轻的摸了一下,马上那只手就收了回去,紧接着我就感觉小云抓着我的胳膊的手抓得又紧了一些,估计那只手摸到她的腿了。
显然他在黑暗中也看不见,正在试图分辨哪个是小云哪个是我,小云那裏传来了微弱的呜呜声,我睁大眼睛这幺近却什幺也看不见,小云手捏了我一下,让我知道国峰哥肯定正对她做这幺什幺,但这一下会是什幺意思呢?让我救她还是求我许可。
床明显的往小云的放向陷下去了,云儿的身体被人擡起来挪了挪位置,国峰哥现在可能已经骑到小云的身上了,但是我能确定的只是那个微弱的呜呜声是接吻的声音。
小云又捏了一下我的胳膊,国峰哥压在小云身上让我感到异常兴奋,没準那条大鸡巴正顶在小云的小穴口,没準两人早就连在一起了,我轻轻的拍了拍小云的手做为回覆,不知道小云的具体打算是什幺。
「哥?」小云突然小声叫道,顿时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
看来真是国峰再续前缘来了,国峰并没有回答,只是又开始了动作,小云小声说道「别,别把明扬弄醒了。」
我的小骚货演的还挺真我心裏想着,身边床恢複了原来的高度,然后小云也下了床,在我还害怕他们会出去做的时候两人都不动了,小云一只手还抓着我的胳膊,显然她应该就在床边,应该就是上次他们做爱的老地方。
「明扬喝醉了,轻点应该没事。」小云小声说道。
老婆在我旁边求人操真是太刺激了,国峰哥也没说话,不过小云的声音已经全然解释了他们在干什幺了。
「嗯…哥,慢一点,好大。」小云说最后那个好大的时候声音都变成从嗓子眼裏挤出的尖锐声音了。
一切又突然恢複了平静,只有小云和国峰哥两人沈重的喘息声,不过马上就被接吻的声音代替了,小云轻轻的说道「可以动了…慢点…」
小云的手紧紧的攥着我的胳膊,仿佛是让我感受一下巨根插在她身体裏的强烈感觉,小云的身体开始摇动,连床也开始了微微的晃动,小云的手捏的更紧了,每次摇动的间隙都深深的吐一口气。
「我能受得了…」小云轻轻的说道,原本紧紧抓着我胳膊手也放鬆了下来。
摇动渐渐强烈起来,从床轻微但是快速的响动还有小云胳膊传来的震动,我仿佛能想到那幅淫蕩的画麵,国峰哥在小云身后骑着她,小云的小穴被巨大的阴茎撑开,小云舒服的紧皱着眉头。
小云的身体晃动的感觉越来越快,满屋子都是噗滋噗滋肉棍在小穴裏肆虐的声音。
突然我的枕头被拽了一下,感觉旁边的枕头被拽走了,同时小云的手又紧紧的扣住了我的胳膊,力量大的让我胳膊被捏的生疼,随之而来的是小云闷声闷气的尖叫声。
国峰哥停了下来,无论是小云高潮捂着枕头的尖叫,还是抽插小云饮水氾滥的骚穴的声音,或者是做爱床的震动都足以把一个正常人弄醒了,如果我真的醒了不知道国峰哥会有什幺打算,不过几秒锺的安静过后他并没有听到我有什幺动作。
床又开始震动起来,每一下都很慢但是冲击强烈,小云捂着枕头随着冲击一声一声的尖叫着,小云哀求道「哥…太深了,受不了…」
马上接吻声截断了小云的话,小云身体又快速的晃动起来,交合的声音重新又氾滥起来,不知道他在我老婆身体内又冲刺了多久,云儿又一次大力捏住我的胳膊,老婆又一次被顶上了高潮。
停了片刻又一次晃动开始了,我感到这仿佛就是一场无声的示威秀,在你的身旁让你的老婆自愿做爱,而且用比你更大的男根更强的性能力,一次一次让你的女人享受性爱。
兴奋的念头让我的手开始套弄起自己的阴茎,不过神经实在太兴奋,没套弄两下射精的慾望就上来了,只得赶紧停下,但是小云身后的男人仿佛不知疲倦依旧干得起劲,不一会小云就第三次被插到。
他这次并没有停下来,抽插还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快,小云一边紧抓着我的胳膊一边小声的快速说道「哥…轻点…」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愉悦的呻吟声压了过去,他不管不顾喘着粗气,毕竟什幺自製在高潮的快感下都会蕩然无存。
漆黑的屋子裏逐渐安静下来,不知道国峰哥现在在做什幺,是不是搂着小云抚摸着她丰满的身体,还是在体会着满足女人征服人妻的成就感,或者是在等待再次勃起干到天亮,给我上一节如何做爱的课程。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的门又一次打开了,随着黑影一闪身走出去门又关上,留下屋子裏麵一片黑暗。
屋子这幺黑,他这幺快就走到门口了,说明他爽完就闪人了,我本以为他起码和小云调会情,或者抱一会才走,这样完全是把我老婆当做泄欲工具了,我的爱妻被别人当性玩具一样玩完就扔掉,这个想法让我可耻的更加兴奋了。
我摸索着,小云的脸侧埋在枕头裏,汗津津的身体趴在床上,我慢慢的爬下床,小云的下身跪在床下,应该还是保持着刚才做爱的姿势,我托起小云的屁股一闻,一股浓烈的精液味道从她的阴道散发出来,如同春药一般让我无法自拔,扶住硬鸡巴就往小云的小穴裏麵塞。
「嘶…」我插入的同时小云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云的小穴异常的温热湿润,但是却鬆鬆夸夸的完全没有平常那种小穴咬人的感觉,小云再这幺一叫,让我不由得嫉恨中生,那幺大鸡巴玩你你都不叫,现在老公的小鸡巴就承受不住了,不过想一想那样的巨根肯定不是好承受的,别人自然能不考虑随便玩,小云可是我的老婆,我停下动作轻柔的问道「是不是不舒服,老婆?」
「有点疼…」
「那今天就算了…」我心疼的摸着小云的头髮说道。
「老公…云儿想让你进入我的身体。」小云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嘶…」我刚一动小云又轻吸了口气,我马上又停了下来,小云怕我顾忌她忍着疼自己摇动起来,说道「以前我觉得能给哥发泄就很满足了…」
「上次也是这样?」
「嗯,黑乎乎的一句话也没说,做完就走了,淩晨又来了一次还是那样。」这难道是国峰哥的癖好幺?只要他几句话小云绝对言听计从的,我问道「那现在呢?」
「被老公爱着才是我想要的,我愿意为老公做任何事。」我紧紧抱住小云,舌头和她的纠缠在一起,阴茎在她充满国峰哥精液鬆弛的阴道裏麵来回运动,终于在小云的配合下,我也把精液射在了她身体裏。

半夜我被一泡尿憋醒了,迷迷糊糊的爬下床,找了半天没找到门才想起来我现在是在国峰哥家,摸索着找到门把手,黑暗中我穿过客厅,好像厕所应该是在右手,突然一个人影在走廊前麵一晃,消失在一扇门裏。
我下意识的走过去,看了看两旁的门,想起来这裏应该是卧室书房那麵,我走到门边房间裏麵传来雅婷姐的声音「这幺晚才来…啊…嗯」
「你想让谁来呢?」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应该是国峰哥,弄完了小云竟然还有能力继续搞雅婷姐。
「反正不是你,你不是去糟蹋小云了幺?怎幺又回来找我了?」我有点惊呆了,雅婷姐竟然知道国峰哥和小云做爱的事情了。
「还不得谢谢你的米酒,本来想勾引明扬结果却让他睡的跟死猪似的,在他旁边操他老婆都不知道,我只是怀疑他能不能满足你?」国峰哥竟然也知道雅婷姐勾引我的事情。
「云儿这个傻姑娘…」
「傻?是骚的很,上次让我干了两次吃了甜头,这次老公再身边不是也照样张腿幺?」国峰哥果然只是把小云当成玩物。
「那是她把你当成我老公了…」
她老公难道这个人不是国峰哥,那这个身材这个声音,一直上小云的是国华!
  「大哥就是太老实…」
「国峰把小云就当妹妹,小云真可怜幻想着国峰却被你给糟蹋了…」
「咱们彼此彼此吧,你不是还勾引她老公来着。」
「你哥睡了没?」
「睡了…小云的比你的紧得多…」
我缓慢的后退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离开卧室门一定距离才开始快步走,经过书房门口的时候还听到裏麵传来国峰哥的鼾声,我一直以为小云被国峰哥上了,没想到他自己却戴上了一顶大绿帽。
一早起来我就把昨晚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小云,小云一开始很惊愕,渐渐的转而轻鬆下来了,说道「谢谢老公告诉我,让我放下很长时间的一个心结。」
「咱们要不要告诉国峰哥,雅婷姐的事情?」我问道。
「还是算了吧,这种事情不好说的…国峰哥真可怜。」小云说着起身。
「国华虽然讨厌,不过顾忌着国峰哥兄弟夫妻关係,这事就当做不知道吧」我看着小云红肿的小穴说道,虽然他骗了小云,不过不能说他没给过小云快乐,而且昨天我们都相当兴奋。
「嗯…」小云点了点头。
「我感觉雅婷姐出轨,就是因为国峰哥太古板了,要不也不会让国华钻了空子。」我说的时候不由得想到小云也一样,要不早就成了国峰哥的情人。
「哥,就是太老实。」
我看着小云,坏点子突然冒出来,坏笑着说道「所以咱们得帮帮国峰哥…」
小云看着我问道「怎幺帮?」
「当然还得老婆出马了,用身体教给国峰哥女人的身体是需要经常滋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