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有一年,我玩了一次野战,那也是我唯一玩的一次。

那年我和女友静都没事做,那时候应该是要过清明节左右,想着无聊,就和
静去老家玩。

我们来到毕节,在我二叔家睡了一晚,我和静分开睡的。

那时候我正是当打之年,意思就是说我那时候特别喜欢作爱,如果是那天不
搞上一皮,心里就是闹得慌,那一晚可真是难熬,鸡吧翘了一晚上,就是想乾批,
可没办法,不是在家里,只好忍了。

第二天,我问我女友想我没有,静说:「我昨晚好想你啊,好想你的大鸡吧
搞我啊!我的批昨晚痒了一晚。」

此时静趁二叔没注意,就捏了我鸡吧一把,我差点叫了起来,我低声对着
女友的耳朵说:「 老婆,我的鸡吧也是想你的批一晚上,难受死了,可惜有得不
到搞,好想好想爽你一皮。」

静:“哎!我也是了,要是有个地方可以作爱就好了。”我心里想了想,低
声对女友说:“要不我们一会出去找个地方搞一搞,好吗?”静淫笑着点了点头。

中午,我们冲冲的过饭,就告诉二叔说我们出去走走了。出门后,我们相互
用语言。眼神勾引着对方。

我呢?又喜欢在静的后面看静走路样子,特别是他穿牛仔裤时,走起路来扎
批扎胩的,批下面空蕩蕩的,外人一看就知道被人搞多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
结婚生过孩子的人。

其实那时候她那时侯才19岁,只是性经验早了点,玩的男朋友多了,作爱
次数也多了点,遇到的鸡吧大了点(要不怎幺会感觉搞她的批没意思呢,她那里
太大了,我的5个手指都可以放进去,要不是她的口技好,我早就叫她滚了),
所以走路才那样,搞得我的鸡吧经常在大街上翘着走。

我们走到一个叫鸟山的地方,从山下看不见山上。我心里想,不如今天就叫
静和我去打打野战吧,我就对静说:「老婆,要不今天我们就去上面玩吧,看那
上面的景色还不错。」

静问到:“那今天不那个了吗?”我心里想到:“你这烂批,一会上去你就
知道了,不搞死你。”我对静说:“在说了。”静无何的说:“好吧。”因为山
路不好走,我和静费了好的劲终于到了山顶,我观察了一下地形,看见有一个地
方比较僻静,又不容易被发现,我就叫静到那里去坐坐,休息一下,我就拿了我
的衣服和静的衣服垫着坐在地上。

静还兴致勃勃的说:「哇!这里的景色真好看。」 我笑了笑,心里想着:「
一会的春宫图更好看。」 我就把静搂在了我的身边,轻轻的抚摩着她的身躯,从
颈部慢慢的滑到了背部,慢慢的又摸索到了腰上,此时我的手不听使唤的爬到了
她那34丰满的胸部,现在静有些微微的发热,她好象感觉我要乾什幺。

就把我推开说到:「大白天的,你就在这里想乾什幺啊!有人来了怎幺办啊!
要来我们去开个房,怎幺乾都可以。」我说:「不怕了,又没有人,在说现在那
幺热,会有什幺人来爬山啊!在说了,我们玩了那幺久还没打过野战,今天的兴
致那幺好,就来一会了。」

接着我不在理会静在说什幺就把她抱起坐在我的大腿上,手就不停的揉捏着
她的双乳,静看了看周围,见没人,就放心的开始发泄起她那压抑了一晚的性慾
起来,我从后面亲吻着她的耳垂,静开始放纵的呻吟起来,静转身骑在我身上,
我解开她的衬衣和胸罩,头就埋在他的双乳间贪婪的亲吻着,手就在她了36的
丰臀和双腿间抚摩着。

此时的静已经全身发烫,我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迅速的褪下她的牛仔裤
和内裤露出了她了满地黑毛的小可爱,我亲吻着她的全身,疯狂的亲着,手就轻
轻的摸着她的小穴,慢慢的我的一只手指专进了小穴里面,轻轻在抽查着,接着
换成了两个手指,三个手指,四个手指,五个手指。

此时的静呻吟和呼吸更急促起来,她手忙脚乱的替我褪下裤了,我那15公
分的大鸡吧马上弹了出来,静的手轻轻搓揉着她最爱的小宝贝,此时的我也异常
兴奋。

我对静说到:「 老婆,如果你现在在给我口交一下,一会我会让你更爽的。
」 静说:「好老公,那来吧!」

我一挺腰,就把鸡吧送到了她的嘴边,静浅浅的添着我的龟头,慢慢的,慢
慢的,一点一点的,我那15公分的大鸡吧全部淹没在她的小嘴里面,直到根部,
我的龟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已经顶到了她的喉咙,看着我的鸡吧在他嘴里一深一
浅在嘴里抽动着,我爽到了极点,我也开始往她嘴里轻轻的顶着,静的舌头很灵
活的在我的鸡吧上活动着,摩察着。

我拔出鸡吧躺了下来,叫静爬在我身上继续替我口交,此时我也顾不了那幺
多了,就压住她的头,像搞她的批那样狠狠的顶着她的嘴,顶了一会,我扶起她,
让静跨坐上来。

吴静本来就是那种淫水挺多的女人,她扶正我的翘起的鸡吧,轻轻一坐,我
的鸡吧就直达她的花心,我们相互配合着抽叉着,看着吴静玩观音坐蜡烛时,丰
满的双乳在我眼前跳动,我的手不在扶着她的臀部,而是一只手用力的搓揉他的
丰臀,另一只手像抓住跳动的篮球那样抓着,揉着。

现在的静小穴被我乾着,他好象到了高潮,上下跨坐扭动的弧度更大了,恩,
恩的声音压抑着,我知道她是怕人听见,要是在家里的话,怕是天都要叫塌下来,
慢慢的,静软了,慢了下来,我知道是他的第一次高潮过了,看她了冒着大汉的
样字,我翻身起来,叫她爬在地上,看着静想母狗那样爬在那里等人乾的样子。

我一挺鸡吧,直杀进了她的批里,我狠狠的往你搞时,她也狠起来和我对顶,
每次都插到了他的阴道最里面,也不知道这个样子乾了好久,我把她抱起来,让
她的背靠在树上,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臀部,手就搂着我的脖子,我的鸡吧在吴静
的批里不停的进出。

此时吴静不停的低声说:“老公,好老公,亲亲老公快插老婆的批,老婆好
想在深点,在深点。”看来老婆第二次高潮又要来临了,我狠命的往她烂批里搞
了30几下,静又泻了下来,如果她在坚持一会我也要射了的,可是静一软,我
射的感觉就没有了,要是那样的话,接着我就不可能在乾吴静的批20几分钟了。

我放下静问到:“不行了吗?小贱人,还想吗?”她喘不过气的点了点头说
:“想,我想死老公的大鸡吧了,快点我的淫穴还要了。”说时迟那时快,我压
住已经两次高潮吴静,杠起她的双腿,在她的批里玩起了九浅一深。静呻吟着说
到:“老公,快点吧,我的批好痒啊!快点搞死老婆,快点乾死我这个死批吧…
…”

听了她的话,我莫名的冲动起来,现在想想,那时候她应该也是又到了她的
第三次高潮,我的鸡吧像个小钢炮那样,一下是一下的顶着她的批,慢慢快了起
来,终于我要射了,此时我的节奏快得不得了,全身一麻,龟头一紧,我那存了
一晚的精子终于自由了。

我拔出鸡吧,看着被鸡吧带出的精子和淫水的混合物,和还在冒泡的批,我
心里无比的兴奋,我躺在地上,回味着刚才的感觉,静很自觉的用口开始替我清
洁着鸡吧,我感觉到我刚才还没射完的精子被静吸了出来,我抚摸着静的头髮,
鸡吧轻轻跳动着享受着静的口交,看静认真清洁鸡吧的样子。

我说到:「 老婆,有你真好。」 静清洁完后,抬头就说:「你让我那幺满足,
我当然要对我的小宝贝好点了。」 静替我穿上了裤子,然后就拿出纸巾来擦去刚
才遗留在他批里精子,穿上牛仔裤,带好胸罩,穿好衬衣,就靠在我的臂弯上休
息了。

              &nbs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