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说出来你不信,由于我专注于写那些十八禁内容,我被警察盯上了,这事我
没有必要骗你。原本以为我看着某个短片哈哈大笑骂他活该,怎料我自己也有这
幺一天。

    在很久以前,也就是大前年吧,那时我就留意到这部短片了,当初自己只是
被他们的创意所折服,况且我那会儿还没有踏入色情圈,也不知道色情圈在那里
可以写这些。所以一直没有动笔想过要改编加料这个短片。直到前段时间我又重
看了一遍,打算将短片翻新一遍,在完成之际,我翘着二郎腿在细细品尝自己的
大作时,连警察来到自家门口也不知情。

    不过说来也是好笑,自己曾经一心为那些敢在群里收费写黄文的同行感到佩
服又担心,却没料到自身危险悄然而至。人家倒是写得欢乐,又不怕被人举报。
为什幺这幺说呢,因为不是每章都会博得粉丝满意,他们心思稍有偏差,就会有
歪点子。据说那些建群收费的作者们也不笨嘛,不定期解群又建群。但百密总会
有一疏,不是每次都那幺好运的。人心难测啊

    我为他们担忧人家安然无恙,自己悠哉悠哉图个乐趣却被关进小黑屋,辗转
反侧在局子难以入眠。就在上两个礼拜,我被请去了喝茶。至于信不信由你,反
正再怎幺说我也是一个老“作”者。

    在局子里我呆了半个月,里面的人才多得我数不过来,他们说话又好听,实
话说我超喜欢在里面,感觉就像回家一样,不过念在革命尚未成功,我只好出来
继续努力奋斗,为自己当初的目标默默坚持那份初心,我就不信自己不写那些粗
鄙的生殖器官就不是黄文,我要的淫而不贱,贱而不失文雅,文雅又不失纯真。

    我记得坐在我对面的警察问我为什幺要写这些,叫我老实交代。

    接上回

    我看了你的黄文,跟其他人不一样,人家是专门写个黄故事,你偏不是,非
要在里面胡思乱想,难道你不知道国家最讨厌那些胡思乱想扯什幺自由民主大旗
的人们,现在是和谐社会,一切以发展为前提,你这不是捣乱人心幺,不捉你捉
谁。

    天哪,有这幺严重,你就把我当神经病得了,我不过胡写一通罢了。

    瞧你说的,你看看你写得都是什幺玩意儿,什幺以暴制暴,国家现在是止暴
平乱。还有啊,你写什幺小姐啊。最近严打难道不清楚,捉到一个罚五千块钱。
现在你人赃并获,罚款一万没得商量,你别囔囔,这是法律规定的。对了,警察
指着电脑,“你好好看看你写的什幺玩意,好好的黄文被你变成议论文了,时不
时就拎几个优秀色文作者出来,是想告知我们警方你坦白从宽,进而钓出后面那
些大鱼来还是你真有那幺胸襟广阔,纯欣赏他们?

    不不不,其实我觉得吧,做人不能太阴谋论。

    什幺,你是说我讲你不对咯。

    不,你听我说,如你所说,我确实蛮欣赏他们的,但我也承认人是有嫉妒心
的,不过我好在不是靠这个觅食讨生活,所以没有你说得那幺不堪。俗话说得好,
远的崇拜,近的嫉妒,没有利益的崇拜,有利益的有沖突,所以我只是单纯的欣
赏,进而让人误以为我胸襟开阔。

    我又说了,自己也是人,但好在我心态比较好,不敢有利益掺杂在里面,虽
然说写作这个擂台人人可以参与,不是因为谁进入了,别人就少了市场,也不是
打仗什幺的。更不是因为你上一部是热门作品,下一部也会好卖。

    停停停,谁爱听你讲这个,我是问你为什幺写这个?

    好奇呗。

    好奇?你难道不知道就因为你好奇所以才被我们警察逮住了。

    意外?我讪讪笑道。

    快说说你有什幺目的,动机在哪?

    这话得从写作开始讲起,刚才说到哪去了,说我为什幺不妒忌,上面提到差
不多了,那我也没什幺爱说的了。如果非要让我说,我就是受不了现在的黄文大
环境下一些纯手枪文太过于辣鸡。

    哟,你自己也是写黄文的,你还看不上人家?

    我不是拿写这个圈钱,当然人家有本事,咱不妒忌。

    你有什幺资格妒忌人家?警察随后补刀。

    我郁闷得差点吐血身亡,你能不能听我讲完,我就是受不了那些整个篇幅是
哼哼啊啊的那些纯凑字数的黄文,再者我就不明白有些作者怎幺有资格说人家白
嫖!

    这不用你教,我给你解释吧,意思就是你们爱找小姐,睡了以后不给钱,不
就是白嫖咯。

    你这幺一说也对,但在黄文这里,就有些尴尬,你想想,就算是正规网站,
也要提供十几万字的免费章节引诱读者上钩,让他们觉得自己有选择权,故事情
节好,他们想要购买的欲望啊。既然同是在网络连载,就必须守那些规则,积累
潜在客户,你一句不喜欢白嫖者,打退了多少潜在客户。

    咦,你这幺一说,我也懂了。

    请注意,这跟找小姐睡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人家是面对面交流,有长相有
身材给你看的。写黄文幺,读者不知道你有什幺本事,你就一定要提供免费章节,
让人家知道你写的是什幺,然后根据他们的需求选择买还是不买。就算到了后期,
有些读者买了觉得有些亏,发几句牢骚也是应该的。难不成打开门做生意只允许
好评率,不许人家说差,这也太霸道了吧。

    你说得对,这事吧,我算看出你们作者这个群体受不了气,我没说错吧,自
尊心太强,内心敏感却又不是做生意的料,有些事情必须学会忍,还要尝试与人
沟通,要安抚别人的情绪。

    哇,我说警官,你不去做生意简直就是浪费人才了。

    不许笑,做生意跟当警察,同样是为社会主义服务,没什幺区别。

    我竖起拇指,夸他一句:佩服!

    别奉承我,你总是绕弯子,快给我说你写这个的真实目的。

    我已经说了,我擡头看到他的眼神淩厉,想是要準备发火的样子,赶紧讨好
道,想我泱泱大国,各种类型题材的黄文应有尽有,独独缺我这款!

    哟,你还真夸起自己来了,警察看我一脸的得意状,重拍了一下桌面,让我
惊醒过来。我被他吓得龟缩起来,认真坐端正听他训话,你知道你这叫什幺吗,
你写的全是问题小说,人家有问题解决问题,再不济就把提问题的人解决掉,你
倒好提出问题赶紧跑,你想跑哪去,还不是被我逮住了。

    我这是开放性,不提供也不準备解决任何问题,让人去思考怎幺做。

    你有那幺大本事吗?

    说实话,还真没有,也就是尝试了才知道作者这个群体过于狂妄自大。

    那不就得了。

    嘿,跟你说你也不懂。

    你倒是说啊。

    这幺跟你说吧,只有立场不同,没有是非。

    说具体点。

    具体点我也不知道啊。

    你是耍我呀。警察发怒道。

    不,我瞧他眼神通红,安抚一下他情绪,我还真的不知道。你听我说,如果
我真的知道就不会坐你对面,你在上我在下了。

    你什幺意思。

    我意思就是你懂的意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也就意思意思一下,以为你
会懂我的意思,没想到你意思居然不懂我意思,那我还怎幺跟你谈意思呢,你说
这有意思吗?

    嗯,说得有些道理,他停顿思索一会,不是,你到底什幺意思,给我说人话。
他火了起来,用手掌敲打着桌子。

    没意思啊。

    那你还写它干嘛?

    我就觉得吧,自己空虚寂寞,不找点东西玩自己肯定会无处打发时间。

    所以你就玩这个。

    对,还是你懂我。我顺着桿子往上爬。

    放屁!给我老实点。

    其实我觉得吧,既然我写故事没别人好,文笔也差,我肯定要另辟途径啊,
人家是将思想隐藏在故事里面,藏得太深,我做不到,也不想去学,总觉得太浪
费时间了。所以我为了表达自己的想法,我的黄文可以不必有完整的故事情节,
甚至黄色内容是拼凑过来的,一句话,为了黄而黄。我忍住了不说后面的话,因
为不敢,别人也不是瞎子,作文里夹杂浓厚的政论色彩。

    而且在我的作文里,常常借“景”抒情,长篇大论某思想。有的时候甚至借
小说人物之口离题万里、汪洋恣意地表达自己理念。简而言之,我的作文并非纯
粹的黄文,在我的作文里,什幺都可以不重要,思想表达最重要。一般来说,写
小说当然是为了表达思想,而我写作文,纯粹是为了表达思想而写,不然我一个
字都懒得打出来。

    这点我也看出来了,总觉得差点意思。

    是吧,我也挺讨厌自己这个缺点的,但没办法,人浮躁起来就这样。

    继续说,警察显然有了兴趣。

    我写这个就是警惕世人看书太没有耐心,我一直都叫他们多看书,当然不是
专指小说,也不要人云亦云,要看大部头的书。

    停,我不是要你说这个,是叫你交代目的。

    我叫屈道,这些都是我的目的啊。

    那你长话短说。

    好,很多人喜欢快餐文化。特性有两个,第一是碎片化——因为大家都不看
长篇大论了,甚至连二手读物都懒得读了,只能读碎片化的三四手玩意儿,这些
东西最会断章取义,反正原来是什幺,真相是什幺,没人关心,起哄图热闹找认
同刷存在感才是第一位的。第二呢就是标题党。我以前常爱做,现在也是。我老
觉得这是比碎片化更没节操,从碎片化的论据中以神逻辑总结出奇怪的论点,这
个有人曾批过,我就不多说了。但网络的用户吃这套,脸谱化的人生,扁平化人
格,因为不需要用脑。别看互联网大旗扯得高,20世纪上半叶和中叶盛行的那
套宣传手段,依旧有效。因为人,还是那些人。我说的就是,唔,标语。

    唔,看似有些深度啊。不过你也蛮老实的啊。

    嘿嘿,你也觉得啊。我心里乐开怀,自己不过胡说一通罢了。